2007/06/13

某日在台北,碰到了已經很少碰到乞者了。

為何不說乞丐呢?乞丐也是人呀,他們也是很辛苦的趴在地上點頭如搗蒜的工作 才可以得到幾個銅板。乞丐就乞丐嘛,幹麻說成乞者?或許是要減輕自己的罪惡感。

曾經看過形形色色的乞者,有的全身趴在地上不斷磕頭,有的衣衫襤褸眼神空洞的望著行人,或是抱著小孩舉著字牌等等...

不過那次碰到的乞者有點不太一樣,是一個撐著拐杖的女人。頭帶棒球帽穿著polo衫,全身以黑色調搭配,看起來不會太顯眼,也不會讓人感到剌塌。

撐著拐杖隨機向路人說:「能不能給我一百元去看醫生」我也是其中一個。

我搖搖頭,女乞者就飄著向下一個目標。

就在搖頭的瞬間,自己的意念已經是轉了千百劫。

「為何我要如此冷血?」

「我不能幫他嗎?」

「他是不是真的病了?」

「我沒有一百元,還有五十元銅板。難道是捨不得嗎?」



但是『有慈悲也要有智慧』呀!!!

這一個閃光敲醒了我,緩緩的搖了殘酷的頭。

是他的衣著,用的理由,讓人起疑?他是一個人嗎?還是在另一頭有人正接應著他?好多的問號不斷的浮現。

台灣錢雖然不再淹腳目,可是問一問身旁的朋友,有多少人接過詐騙電話?接到詐騙中獎通知?又有新聞爆料多少人被是行乞集團控制或是曾被捧著神像向人化緣過?

是誰訓練我們這樣冷血的?我不斷的問著自己。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