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9

台灣第一千金 陳幸妤 6月27日又鬧新聞,由於夫婿 趙建銘 的台開案二審加重刑責,當記者詢問 陳幸妤 時,陳小姐發了一頓脾氣,並且嘶吼著 要他的公公 趙玉柱 「去自殺好了」,這樣的畫面在當日的新聞不段的播出後,媒體或網路上引起廣泛的討論。

辜且不論整件是背後的政治因素,為人妻為人母的陳幸妤長時間忍受丈夫 趙建銘 引起的風暴,獨自一人扛起養育幼兒等責任,又要面對社會對他壓力,情緒失控似乎情有可原。

以媳婦的身份公開向夫婿的父親狂喊「去自殺好了」,如此聳動的畫面,嗜血的媒體當然不放過炒作的機會,許多談話性的節目中特定人物,如政客、名嘴、主持人無不緊抓機會,從躂伐、嘲諷到護衛各種方式來消費或剝削 陳幸妤 與 觀眾,讓人不禁想要關掉電視或跳離吵鬧的頻道。

而從另一個媒體 Internet 當中,卻看到令人憂心的景象。

網路上出現的評論,無論是在部落格上或是討論群組當中,表現出來的意見竟與電視節目中的如出一轍,許多人以媒體迫害弱者的角度看待這一件事,其中有許多網民不乏高學歷之寫手,文字論述鏗鏘有力 表現更甚語音傳播。這些條理式的句子中浮現幹練的詞藻,如同高唱目前高等教育的凱歌,但經過仔細分析與閱讀之後發現,除了用另人窒息的理論與激情言論,竟沒有人直指問題核心,是‧非‧對‧錯。

因此想起已仙逝的祖父母,他們經歷過日據時代到國民政府,除了阿公唸過小學之外,阿禡目不視丁,他們靠著雙手作工,流血流汗的養活十幾口人。但是他們的價值觀卻深深的影響我們,如果做錯事,阿公一定會瞪著眼再加上一聲「幹」在加上責罵「不對就是不對,沒不對一半的」、「塔冊無是去偶毫洨耶」、「細漢偷摘瓠、大漢偷牽牛」。

阿公那種「不對就是不對,沒不對一半的」,恐怕已經被現代社會淘汰了。

現代社會的菁英份子和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如果沒有是‧非‧對‧錯的價值觀,對於整個社會的發展會是正向的嗎?如果他們有子女的話,那要如何教導呢?

等到子女犯錯要教訓他們時,如果聽到他們大聲的咆嘯:「偶錯了嗎?偶錯了嗎?偶這樣錯了嗎?」

那隻想要往他頭上巴下去的手,恐怕也是舉不起來了。

6 意見:

  1. 看完全篇,還是看不出來你對這件事情的「是‧非‧對‧錯」為何。

    回覆刪除
  2. To:william
    拍謝喔
    寫東西讓你看不出來
    「是‧非‧對‧錯」
    真是拍謝
    是偶文筆爛啦
    偶也不打算修改或是辨解
    媳婦罵公公這樣的事
    都看不出來是非對錯在那
    偶也幫不上忙喔
    再次拍謝喔

    回覆刪除
  3. 如果某個社會,事情的是非對錯是那樣唯一明確,有個非黑即白的二分法準則,那一定是個很可怕的社會.在多元開放的社會中,不該奢望有一個單一價值,所以也不該去冀望每個人對每件事的評價都一樣.

    但是我們確實該要求同樣的人,一直用同樣的判準去評定事情,不可以雙重標準.說一套做一套,或是嚴以律人,寬以待己.

    我覺得不必去困惑於台灣社會現在好像雜音很多,但是卻該去感嘆為什麼很多人是屁股決定腦袋,用立場喜好去判定對錯.

    所以,有什麼不會教小孩的?只要能一直都用相同的價值標準檢驗自己與別人,就不必心虛舉不起手扒不下去.

    回覆刪除
  4. To:纖毛蟲
    你說的很好呀
    "如果某個社會,事情的是非對錯是那樣唯一明確,有個非黑即白的二分法準則,那一定是個很可怕的社會."
    對於"社會價值觀"或是所謂的"倫常"
    是不是應當是對或錯呢
    以前台灣老一輩的
    看到人家做錯就是直接的幹譙
    多說一些就再被罵
    "聽你在毫洨" "死鴨硬嘴憋" 等等
    是非對錯是這一條線
    似乎比現代人明顯
    對於是非對錯不明時
    我如果當父母
    可能還真沒辦法教自己的小孩呀

    回覆刪除
  5. 引用:等到子女犯錯要教訓他們時,如果聽到他們大聲的咆嘯:「偶錯了嗎?偶錯了嗎?偶這樣錯了嗎?」

    那隻想要往他頭上巴下去的手,恐怕也是舉不起來了。


    這個大概是我最擔心見到的現象

    從文章中讓我延伸省思,公眾人物、標的人物的行為示範就顯得重要很多。

    負面的資訊成長太快,當我們要給予子弟正面的教養,不是資訊太少,就是負面效應太大顯得無力

    舉例來說,就像人們明白「人權」字面上意義簡單,但是解釋由來就複雜困難,不明白由來,很多時候「自由」的意義就又會被濫用

    我想認同的是,正面的準則真的很重要

    回覆刪除
  6. 引用:等到子女犯錯要教訓他們時,如果聽到他們大聲的咆嘯:「偶錯了嗎?偶錯了嗎?偶這樣錯了嗎?」

    那隻想要往他頭上巴下去的手,恐怕也是舉不起來了。


    這個大概是我最擔心見到的現象

    從文章中讓我延伸省思,公眾人物、標的人物的行為示範就顯得重要很多。

    負面的資訊成長太快,當我們要給予子弟正面的教養,不是資訊太少,就是負面效應太大顯得無力

    舉例來說,就像人們明白「人權」字面上意義簡單,但是解釋由來就複雜困難,不明白由來,很多時候「自由」的意義就又會被濫用

    我想認同的是,正面的準則真的很重要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