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14


阿拔最近出了一個包。

那天興高彩烈的和同事去南部玩,阿母心想讓一群老男人去玩個兩天一夜,放放風也好,所以就沒跟去。

這兩天也跟阿拔通過電話,一切平安。

但是他回來之後才跟我們說,他在爬山的過程中發生了小小插曲…

第一天在爬山過程中都還很好,風景秀麗一行人有說有笑,當要下山時,大伙走的比較快,阿拔走在隊伍的最後。走著走著隊伍就不見了,當阿拔意會過來時,前面以空無一人。那怎辦才好?阿拔拿起手機發現沒訊號,只好加快腳步往前走去。

就著麼走了約一個小時,終於快走到了山下,剛好有人迎面而來,一問之下才驚覺那條路不是往遊覽車的停車場,所以又急著往回走。但此時已經體力透支,阿拔的臉色發白都快站不著了,好心的路人/遊客( 簡稱好心人)拿了瓶水和一點東西給阿拔吃。

阿拔因為怕遊覽車開走,稍為休息和喝過一點水之後,顧不得滿身汗和快虛脫的身體,就急著往停車場的那條路走。不過幸好被好心人勸阻,終於碰到回過頭來找阿拔的同事。(這要衷心感謝好心人呀!雖然你不一定看到篇文章,可是要感謝你阿)

阿母聽阿拔說完後就破口大罵,幹麻這樣趕呢?沒搭上車就算了,既然都走到山下,乾脆就叫車回家好了。沒車錢也沒關係,回到家再付錢就好,如果發生山難,那不是把代誌弄的更大條。

這時在我腦海浮現幾個畫面,一個老男人無助焦急的神情,朱自清老爸檢橘子的背影和日本電影寅次郎「男人真命苦系列」的劇照,這樣的影象似乎都不搭嘎,可是就腦子就是會浮起這樣的影像。

嗯,對!就是男人真命苦這幾個字的串連吧?

六十幾歲的老男人對於現代的人來說,是有點尷尬的時期。說老又沒多老,七八九十歲的老人一堆;說年少又沒他們的份,禿頭皺紋加上沒體力,說年輕是騙人的。阿拔大半輩子就是在工作和家計這兩樣東西上打轉,心中所想的、嘴中所唸的都是工作如何如何…小孩書讀了沒… 奶粉肥皂衛生紙夠不夠…電費水費瓦斯費有沒有繳…等到現在好不容易要放個輕鬆出去玩玩,又碰到這樣嘔的事。

阿拔似乎也不太在意,但是我的心中卻隱隱的痛了起來。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