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25

那年夏天,很熱。

一個人坐在客廳中望向窗外,沒風,汗珠從鬢角滑向下巴。電扇好像是無聲電影的轉轉轉,吹不動黏在一起的頭髮。走到巷口的理髮店,理髮阿姨看了我一眼,死命的抓著泡泡頭的手還是沒有停止。靠近門的椅子被蒼蠅霸佔夠久了,一屁股就坐在上面。

騎著三輪車的不是隔壁家的小孩,賣冰的阿伯的按著手中融化的叭晡,影子都躲在輪胎底下。

洗完頭的太太已經套上刑具,沒有人聽見他的頭髮哭喊著自由。

理髮阿姨招一招手:「阿迪亞,你今天要剪頭髮喔。」

「是呀,難道來這拉屎的嗎?」背後靈搶白。

坐好後,理髮阿姨用白布圍起來「你今天要剪到那裡?」一面撥動一片片的頭髮。

「全‧剪‧光」

理髮店突然變得寂靜。

「阿迪亞,你是失戀喔? 幹麻想不開全剪光呀?」手停在半空中。

旁邊的太太耳朵也瞬間放大30倍。

背後靈一面流著口水一面說「阿搭~~阿搭~~」

「阿姨,沒啦,想換換髮型」

背後靈:「阿李系勒起肖,還有更ㄅ一ㄤ\ 的說法啦,想換換髮型這樣的老梗你都說的出口」,背後靈不屑的飄走。

「阿迪亞,你系愛想好耶,那摩剪下企就沒的改了喔。」理髮阿姨還是不放心的問一次。「你是要剪三分頭嗎?」

「全‧剪‧光,就是理光頭。」包在白巾下的身體已經可以蒸包子饅頭了。
理髮阿姨將手往空中一揮,推子立刻出現在他的右手。

隔天是開學。

大盤帽是個悲慘的物品,很少看過大盤帽沒被柪的尖尖的,如果在那些名校當然是另當別論。

開學當天老Q 、小Q、泡Q一字排開,有不對勁的就叫出來脫掉大盤帽。「出去,去剪完再回來」、「你給我小心一點,前面還給我留海」、「你明天不剪就等著記過」…出去的人幾乎陣亡。

「你! 出來!」小Q叫到我。

一邊精神抖擻的跑向小Q,一邊精神答數。

「你看起來怪怪的,頭髮有沒有剪?」

「報告教官,有」

「嗯,那把帽子脫掉看一下」

當大盤帽脫掉那一剎那,空氣又凝結了。





故事沒有開始與結尾,只是 完成回應 「 真‧他媽的 之 我想要認識各式各樣的人 」

4 意見:

  1. 那你現在還是光頭嗎?

    ---
    那個「字詞驗證」真的很難啊......

    回覆刪除
  2. 沒了

    我是很想再理

    但是

    坐公車時

    人家很怕跟我坐在一起

    還是不要嚇人吧
    ...

    字詞驗證

    就要跟姑狗講了

    不驗證好像很容易有spam

    回覆刪除
  3. 記得以前初中的時候
    有個同學剃光頭...
    然後被訓導處主任叫去談話N次
    還差點被處分!
    根本就不知道為什麼= =

    回覆刪除
  4. to vanny

    就是呀

    太長不行

    太短也不行

    真是機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