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03

墨水心 Inkheart 之閱讀、朗誦與觀影

成英姝 寫的「表述與真實的極致──無所謂虛構之存在」 利用「墨水心」( Inkheart )將文本與表象做了蠻好的詮釋。

影響看與不看之間的真實,是在於令人拍案的文字嗎?

誰會承認在賣票櫃台三心二意的下不了決定,又被賣票的美眉翻了許多白眼之後所做出的抉擇?只好認定自己是低調的奇幻Fantasy Fiction電影的支持者所導致。

老實說這部片的賣點除了衝著「哦? Brendan Fraser變瘦了嗎?」這句話之外,只有文字愛好者或者是有閱讀到興起朗誦拍案叫絕的那種人,才會引起觀影的共鳴。

弔詭的是,「墨水心」( Inkheart )所賣弄的主題正是如此。

「墨水心」( Inkheart )以閱讀為媒介的書中書故事,那精彩的部份讓每個人看到情節提及Brothers Grimm「Little Red Riding Hood」(小紅帽) 時,心中的意象會產生的屬於自己的小紅帽,那帽子的形態與顏色,甚至到小紅帽的頭形與髮質都不應相同,更糟的是誰也阻止不了閱讀小紅帽之後有人還會開始剖析故事隱含人獸交與處女情結。

但經過另一媒介如朗誦傳遞訊息,如同Silvertongue用神奇的能力,可以很簡單的就打死閱聽者的想像力,讓文字所創造出的意象被簡化或約化,如同觀影過程當中的獨角獸、飛天猴、牛頭人等刻版形象,很難讓觀影者產生共鳴與認同。

劇中扮演作者看到被召喚到現代時空的 Dustfinger 時,讚嘆道:「這被召喚出來的角色跟我想的是一個樣!!!」

這時的閱聽人是選擇相信還是不相信呢?

如果碰到更龜毛的觀眾,對於劇中美國口音的老爸生養出一個英國腔的女兒,是多麼的讓人煩燥不安,或者不解Capricorn的電影字幕只有「山羊」的中文翻譯。

要撐完106分鐘還真是累阿。

5 意見:

  1. 那天我在撲浪上才說「墨水心的預告好誘人啊」,
    就被許多人阻止去看這場「精彩的也只有在預告」的電影了。

    看來,是真的。

    XD

    回覆刪除
  2. 「神無真實與不真實的差別,只有選擇相信與不相信,可是我不想討論相信與不相信的意義和差別。」成英珠的思惟觀點和命題方法,簡單說就是這麼一回事。

    讓自己的思緒無止盡的奔跑,可是不推論任何明確的答案、或是不停的推翻之前的結論,為後用一句『廢話』作結。


    婀!我廢話太多了。

    回覆刪除
  3. 說真的
    其實是片名(書名也是)讓我提不起勁兒...

    回覆刪除
  4. to 甄妮絲
    那我成了幫兇
    XD

    to citywalker
    科科
    一真見血
    我寫的一堆也是廢話
    被您看出來了
    XDDDD

    to 四米人
    真高興您出山..不..應說是復出視察
    XD
    您那不可留言
    真是可惜阿

    to solibizi
    嘻 懂的人知道 這就足夠了
    XDD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