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5/07

這幾天為了追求「智慧財產權」的知識在台北街頭來回穿梭。

研討會結束時,公車經過敦南上的明星小學,看見穿著如貴族般的制服的小學生剛放學,他們的活力與希望應當要感染這座城市。

可是事實不然,而且讓人覺得失落。

初夏的夕陽已有懊熱的威力,小學生們大大的書包滿足他們奔向下一站的需求,無論是是到補習班、安親班或者才藝班,那貴族的服裝上的臉是如此的蒼老。

這些不是未來的主人翁嗎?「智慧財產權」的法規已經讓人昏頭,在公車的搖晃中也無法多餘的思考。

後來了個三四年級的小女生,後面跟著一個頭戴棒球帽綁著馬尾的大人。上車之後女童與大人分坐著,不斷的在搖晃公車上調皮的換著位置,手拿一板巧克力黏呼呼的啃食,那位大人並未多看一眼。

下車時看見大人的面貌,推論應當是接小孩的外傭。

公車繼續晃著,等待下班的情緒漸漸高漲。小時候沒有好看的制服,沒有補習班可上,棒棒糖是癡心妄想,但陽光曬的紅紅的臉,雖然口中缺牙但是笑得很開懷。

號稱繁華的時代,位居台灣的首善之都,明星學校的光環,父母親掌上之珠,看似都是最好中的最好。但是他們快樂嗎? 他們健康嗎? 他們有受到親情的溫暖所關懷嗎?

公車還是搖搖晃晃的開著。





公車一路開:

3 意見:

  1. 有種淡淡的悲哀。

    就像前幾天補完了去年一部關於飲食的日劇,結束的兩集提到一個公司老闆的小兒子,儘管成績TOP,卻沒有不知道各種食物的味道,他所知道的只有沖泡的速食杯食品...還有蕃茄醬,而大人也只是推託:因為忙,所以只好如此...。

    回覆刪除
  2. to 甄妮絲

    您懂得阿

    to Jerry Tsai CL

    沒錯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