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3

20世紀少年 (20th Century Boys) 之 友達 (ともたち) 與 粉絲 (Fans)

這星期終於狠下心來把 浦澤直樹 的 「20世紀少年」補完所有進度。



看完「20世紀少年」這個大部頭作品,身為 老漫畫迷 對於這部必看的作品,現在才看完並不值得說嘴。但 偏執 常年的毛病 「等書出齊的耐心跟不上看漫畫速度」,老早就把「20世紀少年」列為靜止名單,直到最近「20世紀少年 第二章:最後的希望」的廣告影片在各地狂打,才重新把「20世紀少年」列入補進度的名單。

有人說「20世紀少年」史詩級的漫畫,從龐大的敘事體、橫跨數十年的時間軸線以及出場人物眾多,加上有關友情、宗教、次文化、自我認同等元素,偏執 的認為是夠資格列為日本漫畫史上重要的作品之一。雖然「20世紀少年」號稱「科學冒險漫畫」,整部漫畫的社會批判性很強,議題圍繞在「朋友」二字,到最後讓許多讀者把重心放到「誰」才是朋友的懸疑上,一不小心可能會錯過 浦澤直樹 所布的局。

把「20世紀少年」一層層撥開之後,可能在「友達」(ともたち) 與「粉絲」(Fans)之間的關係如蜘蛛絲一般的把所有人事物都牽扯在一起。「友達」(ともたち) 與「粉絲」(Fans)這兩個外來語 (或稱網路世代語),比起「朋友」(歪果人縮的碰有)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區隔的更為細膩與複雜。畫作中的「朋友」核心貼近俗稱的「同黨」或「換帖」,稍為擴張出去可把「熟人」或「同背景的人」歸在廣義的朋友。而 浦澤直樹 把這架構在 友達 (ともたち) 與 粉絲 (Fans) 的認同關係之間,也就是所有問題的根源。「20世紀少年」第12集開始撥洋蔥,22集以為觸及事件核心,但 浦澤直樹 卻拋出「21世紀少年」上下兩冊,試圖揭開所有謎團。

事實上,等到讀者跟 浦澤直樹 追完謎題,卻有著搞什麼飛機的失落感,就好比是想從洋蔥找出核一樣,撥了半天是一場空但卻淚流不止。浦澤直樹在「20世紀少年」第16集,刻畫角色之間想從不受注意的外圍的「粉絲」(Fans),變成「友達」(ともたち) 核心團體的那種欲望表現的十分深刻。這樣的說故事方式,成功的讓不同世代的讀者回想是否層產生那樣情傃與怨恨。

回過頭來看網路世代,各種的2.0不是就最讓 許多 趨勢專家 與 意見領袖 朗朗上口,認為網路創新服務讓訊息流通從單向升級到雙向,更讓人與人之間的關更多元的發展。放眼望去「部落格」(Blog)、「維基百科」(Wikipedia)、「書籤網」(如台灣之 FunP)、Facebook、「推特」(Twitter) 到 「撲浪」(Plurk),都可產生新的人際互動模式,其中 推特 (Twitter) 與 撲浪 (Plurk) 產生了許多交錯的朋友群,直接的分成 「Following_me」、 「Followers_me」與「朋友」(Friends) 、「粉絲」(Fans) 之階層。

浦澤直樹 所描繪的1970年代,小鬼們可以在田野間渡過童年,而現代小鬼們懂得利用手機、電玩、網路來構築他們新的人生。偏執 的認為 浦澤直樹 算是古早派的觀察者,透過一個龐大的故事讓世界毀滅這樣的計劃進行著,但是人們企圖擴大影響力與自我認同感的行為從沒斷過。利用科技很容易的產生「粉絲」 (Fans)與「朋友」(Friends)。快速鏈結的背後,對於世界會產生啥影響呢? 或許像「20世紀少年」中的人們,都需要一個「朋友」來當他們的救世主吧? 「20世紀少年」的悲哀不在於 外星人攻擊 與 移民火星 是不是事實,而是在於外圍的「粉絲」(Fans) 別想成為「友達」(ともたち)付出多大代價都跨不過去。 如同成天跟著 科科宅男 吶喊熱血,但是到最後發現只是滿足自我的幌子,誰他媽的原來一點都不宅的道理是一樣。

至於「20世紀少年」拍成三部曲到底好不好看的問題 (還聽說 陳昭榮 飾演 王曉峰 這個角色),只能說 浦澤直樹 老早就把「分鏡表」畫好了,跟著拍是滿足不了 偏執 的口味阿。



==webmail發文==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