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7

扶乩式的 末日預言 Knowing



Nicolas Cage 是 好萊塢量產型一哥,在許多片子中演技精湛贏得名聲,如「蘭花賊」(Adaptation) 、「遠離賭城」(Leaving Las Vegas)、「變臉」(Face/Off),但是也接了不少地雷片「關鍵下一秒」(Next)、「惡靈戰警」(Ghost Rider)、「惡靈線索」 (The Wicker Man),接到了不少劇本薄弱或角色類型不對的片子,讓Nicolas Cage或是他的經紀人受到挑片能力不佳的質疑。此外, Nicolas Cage日益退後的髮際線,也讓觀眾覺得歲月不饒人的感慨。



遭糕,說了一堆還沒提到「末日預言」(Knowing),導演可是Alex Proyas唷,拍過了「機械公敵」(I, Robot)、「極光追殺令」(Dark City)等科幻片,加上Nicolas Cage挑大樑演出, 「末日預言」(Knowing) 這部片應當是上選之作。

事實不然,「末日預言」(Knowing) 全片121分鐘,在Nicolas Cage飾演的主角 John Koestler 開始解謎就有不詳的預感,「末日預言」(Knowing)已有一半浸泡在「地雷片」的氛圍之中。身為大學講師/教授的John Koestler,因為喪妻之痛使得他對於「因果」、「命定」與「不可知論」產生懷疑。接下來他兒子所碰到的怪事,就這麼把劇情帶入解謎與救犢者的衝突。



若是 入戲未深者 或如 偏執 分析,那一定對於結局如何呈現擔心不已。由於Nicolas Cage在「關鍵下一秒」(Next)已玩過「黃粱一夢」的橋段,心中已排除這個可能性(如果「末日預言」(Knowing) 也玩這一手,那肯定唾棄到極點而不寫這篇了)。

沒想到,更糟。



「末日預言」(Knowing) 如同雜碎麵一樣,每一點都沾到但是沒有一點說服觀眾,扯到了太陽噴發閃焰和日冕物質,把遠在1億五千萬公里之外的地球搞爆,那麼 太陽 可能要成為「红超巨星」才可能產生這樣的效果。似乎是要經過挑選的人才可知道密碼式的訊息,記錄著50年來的災變,在這段期間接收的密碼應當已傳遞完畢,應當只有兩筆資料未實現。但是主角的兒子有一幕成為資料接收器,接收到新的資料顯得不合邏輯。而「末日預言」(Knowing)又加上西方宗教的上帝與天使等概念,到結尾時數艘外星船艦離開地球,有亞當與夏娃在伊甸園生活的樣子。

這樣雜亂的片子,讓人想起來在台灣大大小小廟中角落所陳列的善書「地獄遊記」。



Nicolas Cage 其他片子 :






(圖片版權為各所著作權者擁有,本作以非商業利益與知識共享原則引用,如有不當請告知立即刪除)

3 意見:

  1. 用號碼代表日期,時間和地標~ 整部戲最引我注意的是這個啦!世界會不會再造?這也是我心中的疑問。

    回覆刪除
  2. 用號碼代表日期,時間和地標~ 整部戲最引我注意的是這個啦!世界會不會再造?這也是我心中的疑問。

    回覆刪除
  3. to 旅美熟姐

    這部片玩的就是訊息與解密的遊戲
    雖然他們很努力的營造氣氛
    但是基本邏輯就不對
    再怎麼兜都兜不起來
    成了很大的敗筆

    若是根據最後畫面
    那世界肯定再造...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