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02

殘酷現實 與 惡趣味交錯 的「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

The first rule of Fight Club is: you do not talk about Fight Club.
- Tyler Durden -



學院派來看這部片,大多不跳脫出精神分析式「反社會之邊緣人格」、「敘事觀點」與「男性閹割情節」等,讓一般人讀起來像是嚼蠟一般。而網路上的文章,也多是抄影片介紹,對於「殘酷現實」與「惡趣味交錯」的 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搔不到癢處。

X! Tyler Durden的第一戒條,不是叫你們不要說嗎?

「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的原著提供好素材,導演把故事重組與影像化,挑對外形的演員,成為「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成功的鐵三角。Chuck Palahniuk 是一個大器晚成的小說家,他早年生活經歷了父母離異與親族死亡,在成年時工作也不是一帆風順,第二部小說Fight Club完成時不被出版社看好,這些經驗都變成他寫作的題材之一。後來把「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版權賣給20世紀福斯公司拍了同名電影才聲名大噪。「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大量的文學式內心獨白,成為導演 David Fincher 處理成為第一人敘事觀點的好材料。把「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的故事製造成為 黑色电影(Film noir)的風格。透過Edward Norton那種猥瑣神經質的外形與Brad Pitt鬥雞式的華麗外表,成功的演繹故事主角Jack 的狂想生活。



Jack 存在「殘酷現實」與「惡趣味交錯」的世界,這也是「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的精神。若是只有上述的三個影片成功因素之外,這部片若是沒辦法引起現代人觀影後獲得共鳴或快感,那「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就是失敗的作品。Jack 除了不停的抱怨失眠痛苦,也煩燥因工作不斷的旅行各地。但是他對於車禍鑑定時戲謔的態度,窺探團體療法的個人隱私,成為他存在與自我肯定的方法之一。遠的不說,台灣 88水災 時,有大學生打救災電話嬉鬧、在部落格發 黑特文 一般,如同Jack的深層慾望就不證自明。

這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失敗者,剩下的百分之一的成功者剛好死掉。



「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這謎樣的組織,表層看是一堆男人在酒後爆發心底壓抑的活動。但是從 Jack 沒打電話給 Marla (Helena Bonham Carter) 卻打給Tyler Durden 那刻開始,就是Jack又遁逃(或者說轉性)的起點。表面上的Jack是個時尚品味的上班族,但是他對於性與女人是刻板印象(或者說年幼的恐懼),直到 Marla 抽煙的頹廢女子出現,Jack驚覺有如異物入侵領域,更加快了產出Tyler Durden的速度。當一群男人以「釘孤隻」 (台語,意味單打獨鬥)為趣味時,就是Jack 躲到同性之間的安全地帶,卻也是男男愛的表現,把赤裸上身、肢體交纏、激情後的愉悅統統的噴射出來,但是導演 David Fincher 用Medium Shot 與高反差攝影的方式處理,減低同性戀的快感的傳遞,這種成熟的技法在他的其他作品可以看出維持著故事敘事主線進行的功力。

「殘酷現實」與 「惡趣味」是相互交錯,Jack一面的遁逃,但另一方面的卻與Marla 砰砰砰的做愛,甚至是幫Marla 檢查乳房。另一方面,在大混亂計劃(Project Mayhem)中喪生而得到名字「His name is Robert Paulson」,卻是因為「睪丸癌」喪失睪丸的卻擁有「巨乳」的健美先生。更明顯的就是把女人花了大錢弄出來的脂肪在賣回去給他們「It was beautiful. We were selling rich women their own fat asses back to them.」,然後再把這些脂肪的產物拿去破壞世界,都是Jack遁逃產生的代價與衝突。

這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失敗者,而且容易受到煽動。Jack的世界只有男性參加,「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如同感染一般在美國的各角落都有分部出現。惡搞成為團體的存在目標,從一對一對打轉變對外挑釁,鴿子糞便到微笑的放火圖形。「這界沒有神?」,但小心神精病唷! 「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惡趣味的另一面,從Jack參加的各療傷團體扮演一般人的心靈導師開始,似乎把「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變成宗教團體的合理化的契子,經過挑選核心成員,遵守嚴格條規,服從最高領導。在這樣信念之下,沒人懷疑領頭的是隻羊或者是個瘋子。「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的瘋狂,把Tyler Durden的話當成聖旨的背後,只有一個目的「Destroy something beautiful」,這時後就看得到Chuck Palahniuk 嘲弄現實世界的詭異笑容。,

如前述所提,「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的「殘酷現實」與「惡趣味」若無法引起 觀影者 共鳴,不了解赤手空拳的打鬥會產生快感,夢想成為神秘組織的領導人,開了槍也死不了還可以和馬子一起觀看世界的崩壞,覺得這樣真是他媽的帥氣。

那就不要提到也不要去看「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這部片子吧,因為很多東西不是妖魔化,因為自身就是妖魔。

Self-improvement is masturbation, self-destruction might be the answer.


==webmail發文.可是失敗了==


(圖片版權為各所著作權者擁有,本作以非商業利益與知識共享原則引用,如有不當請告知立即刪除)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