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22

這個都市似乎沒有時間的存在。

一棟棟的水泥建築被車流包圍,紅色車燈,停停,走走,像極了血管中的紅血球。那些大樓後的空隙悄悄的變色,一隻黑貓經過街角,瞳孔反射著殘光才可讓人察覺有那麼一點不同。

野貓輕巧跳過映著霓虹的水窪,無聲的閃入小巷。

巷子的陰暗處站著個人,呼出的煙嚇到貓兒,迅速的閃入黑暗之中。那人猛吸了最後一口煙,順手彈掉了煙頭,跺步走進不遠處的Pub。

Pub沒有多少人,酒保面無表情擦著吧台,無力的爵士樂與昏暗的燈光纏著人頹廢。那人在Pub中張望了一下,很快找到角落的捲髮女子。

那人坐下後才看到有著一頭亂髮與削瘦的臉:「美女,還記得我嗎? 我叫做 曾奭」

女子瞟了一眼:「那天的 Macaron 覺得如何?」

曾奭皺著眉頭:「靠腰! 甜到死阿!」



那天 曾奭 打著盹,突然被一通電話驚醒。

閒了兩三個月,「曾氏徵信社」的招牌都長了蜘蛛網。看著桌上等著繳的帳單越積越多,盤算著如何拖過這個月時,前一秒還幹譙連通打錯的電話都沒有,下一秒眼皮就這昏沉的闔了起來。嘟噜噜的電話響起,讓 曾奭 跳了起來。電話鈴聲持續的響著,慌亂之中找不到電話,身體一歪還撞倒了水杯,終於七手八腳的在雜物堆下找到聲嘶力竭的電話機。

「喂~ 喂~ 」 曾奭 深怕這通電話斷掉,急切的叫著。

「這裡是『曾氏徵信社』...對,就是廣告『專辦疑難雜症,專辦別家破不了的案』...這位太太您是要抓姦嗎? 保證合法,抓姦照要那種角度都可拍到...喔...我叫曾奭...不是曾爽...那個字很難念,雖然很多人唸錯...阿? 你不是要抓姦喔...嗯...要找人? 你兒子失蹤了? 這沒問題...『曾氏徵信社』找人最厲害...」

曾奭 就這樣接下了尋找 尋人的案子,至於要找的是誰,老實說他根本就不在乎,只要帳單問題有得解決就行。按著電話提到的地址,找到黃金地段上的舊大樓,空氣中充滿著陳舊的味道。開門的是四十多歲的捲髮女子,曾奭 遲疑了一下,那女子說:「老太太在等你」,領著他進入客廳。

王老太太 操著陜西口音說:「大偵探阿,我的心肝兒不見去囉…」不等 曾奭 回話,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叨叨說著,就像是許久未見人一樣,話匣子一打開如同黃河水。從王家先祖在太行山麓刻苦過活,抗戰時被土八路拉做軍伕,又莫明奇妙的成了國民黨軍,一路輾轉來到台灣。

怪了,王老太太不是要找失蹤的兒子嗎? 曾奭 雖然耐心聽著,但怕會遺漏任何可能的線索,還是靜靜的聽著。曾奭 也觀察到了,王老太太的年紀可能有八九十歲了,白髮梳個整整齊齊,臉上的皺紋與灰黯的瞳子,可看到歲月的蒼桑。

「王老太太,安邦是那時候失蹤的?」

王老太太好像被人狠狠抽了一鞭,原本空洞的眼神轉而瞪著 曾奭。


(續...)








《 原始故事發表於1994年某雜誌,2010續改編 》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