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17

終於回到台灣了。(感謝老天)

這次搭乘的是「台灣之光 -- C牌航空」的班機,從台灣直飛到德國 Frankfurt,單程約花掉13小時。

許多朋友聽見這事,眼神充滿遺憾的神情問:「為何要搭 C牌航空? 」

我也不想呀!! 還是破自己記錄第一次搭 C牌航空,因此感觸特別多...

從台北啟程時,因為台灣歡送 柯羅莎 (KROSA)的因素,起降的班機大亂,加上老闆心急同事再搞個飛機,竟然陰錯陽差的讓我一個人在機場耗掉快 5 個小時。

到了午夜 1點多,C牌航空好不容易宣布可以登機,那才是夢魘的開始。

經濟艙的座位實在是太小,一坐下去膝蓋剛好碰到前方椅背,所以幾乎是以當兵時端坐姿勢坐著。但座位小也就算了,不知道 C牌航空 是不是請設計過「滿清十大酷刑」刑具的人設計椅子,頭靠在椅背上非常的不舒服,好像有東西頂在後腦杓。這代表我必需與椅子奮戰 13小時,才有機會解脫。 orz

這樣狀況下懷念台灣另一家 E牌航空 起來了,雖然 E牌航空 也沒多好,可是和 C牌航空 比較起來,竟然覺得 E牌航空 的座位宛若天堂般的舒適。在 13小時的飛行途中沒辦法入睡,除了吃之外,就只有拿起座位旁的互動式搖控器,東點西點的打發時間。

如果這時候有個溫柔婉約的空服員,微笑的拿杯水給你,心情可能會好過一點。可是回程時碰到的空服員,好像當過班長一樣,差點沒對大家喊起口令。只好看著對面那個長得像是「疲倦的林志玲」的空服員,算是另類的望梅止渴。

回程的餐點也蠻精彩,Menu寫的有「米粉湯」或「雞肉意大利麵」。「米粉湯」? 沒看錯吧? 飛機上還有這玩意,可能是 C牌航空 的高人或長官認為「米粉湯」肯定是台灣人(或阿必歹傯痛)的最愛。很可惜的,沒人捧這個場。第一,在空中喝米粉湯,萬一碰到亂流,可是會碰到湯與米粉共舞的畫面。第二,經驗告訴我們,飛機餐是索然無味的。當空服員發餐點到我附近時,就開始聽到他碎碎唸:「雞肉意大利麵已經不夠了」,竟開始半強迫的問起座位附近的台灣旅客「請用米粉湯好不好」

好不好? X的當然不好!!! 我心中已經開始幹譙了,但還是微笑的對班長空服員說:「雞肉意大利麵」。但我同事很勇敢的同意了,一打開「米粉湯」...哇,基本上 C牌航空 空廚也知道不會真弄湯湯水水的,但結果是呈現糨糊狀的麵條與爛爛的葉菜。這時就知道為何「雞肉意大利麵」會不夠的原因嘞,不過「雞肉意大利麵」也沒好到那,唉。

經過來回 26 小時的酷刑,真的很想像某位台灣部落客寫過的標題,大聲的說:「台灣之光? 光你老母 !



Frankfurt機場,別家航空公司應當會比較好吧


更省空間縮小座位,乾脆把大家疊起來不是更好?


別閃了,會幫你加上眼罩的..科科



回程的窗外,很想跳出去解脫算了



(以上照片為本站所攝,引用請告知並按本站引用宣告進行。)

2 意見:

  1. Welcome back.

    基本上,航空公司也在慢慢「本土化」,就像你看到的,他們也反映在飛機餐飲上。跟十年前比起來,飛機餐飲已經改善太多了,當然,還有改進的空間啦。

    回覆刪除
  2. to 豬尾巴

    嗯.. 不過還是很難吃呀...希望他們改的更好...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