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6

公車見聞錄 (五)

昨天(2009/6/25)是牙齒日,一下班就衝上往牙醫的公車。

路上只擔心著牙醫又會如何虐待可憐的牙齒,因此眼睛空洞著望著車外,對於公車上下人潮,阿伯與 歐巴馬 歐巴桑 怨靈般的想讓坐著的人讓出座位一律視而不見。

不過有個聲音 偏執的 把擔心的情境拉回到現實中。

一個穿紅色T恤的短髮女一直和公車司機講話,因為距離關係聽不清楚談話內容,只有敘述事情般的聲因從車頭傳出,當時想法是為何公車司機要和乘客聊天?但是車速與煞車都沒有異樣,因此就自動屏障這景象。

很快的就到站,往前走等著刷卡下車時覺得情況似乎有異。紅衣女子年紀約20多歲,不斷的向公車司機說話,公車司機除了偶爾看一下那女子之外並沒有回話,仔細瞧紅色T後領處有c-are-us.org.tw字樣。

這不是喜憨兒的網站嗎? 頓時有點了解狀況。

但那女子說著說著就焦急的提高音量並開始垂打頭與拉扯頭髮,在女子附近的人也變得有點尷尬。

幸好那女子沒有再有激烈動作也下了車,但是這樣的人似乎應當接受,後來那女子就下車。或許車上會有人慶幸這麻煩事不在他們身邊,可是那個女子似乎需要協助,但是他一下子就在人群之中消失。

但也沒時間擔心,待會的牙醫可是不等人的。





==webmail發文==

2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