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21

阿母生病了,原因是得了腎結石。

瘦瘦小小的阿母,與大多數的台灣婦女一樣,每日辛勤工作也很少喊累,若是身體不舒服,有時見他休息一會又馬上勞動,閒不得的阿母有時會笑他是勞碌命。

但前幾天見到阿母臉色蒼白,手撐在腰部顯得痛苦萬分。本來要帶他去看醫生的,但是他堅持躺躺就好。可是沒過多久,阿爸就打電話緊急召回。只見到阿母抱著洗手台嘔吐並起疼痛的哼著,

那時猜測應當不是像阿母所說的「閃到腰」,有八成的機率是「腎結石」引起。當然,我不是醫生,不能亂下定論。

馬上招了台計程車往 萬芳醫院急診室 奔去,在車上仔細問了阿母的狀況,包括「疼痛度」、「位置」、「 頻率」等等,到了急診室門口阿母已經痛到無法站立,ER的人員立刻幫忙推床,而我就進行掛號和填表的工作。

等到填完表,找了一會才看見阿母正在接受 ER 醫師的詢問,由於剛剛已經了解阿母的狀況,就幫助醫生快速的進行評估。接下來的就是先安排照 X光、驗尿等的檢驗程序,醫生並且立刻開了止痛等藥劑。服用後,阿母的疼痛感就降低很多,相對的不在坐立難安。

經過漫長的等待,X光與驗尿的報告出來,ER 的醫生說 尿液中的潛血值很高,應當是「腎結石」沒錯,也幫忙照過超音波,發現水腫現象明顯,因此也安排了「斷層掃描」(Computerized Tomography, CT)與泌尿科醫師會診。

泌尿科醫師大概看多了吧,判斷目前應當是石頭掉進輸尿管之中,然後囑咐隔日返院做震波碎石,之後我們辦理相關手續就返家休養。雖然是吃了止痛藥,阿母說他的下腹部還是會悶悶的痛,除了要阿母休養之外,還不斷提醒他多喝水和多上廁所。

一夜過去了,看似平安無事,但是一早阿母的疼痛又再起,原本要去萬芳做震波,只好再轉到台大去掛急診。這次阿母不再堅持,到了台大 ER ,辦好相關手續就等著醫生問診。因告知 ER 的醫昨日狀況,因而只做了超音波,換了藥並且告知此狀況可代為安排泌尿科門診。但是對於準備要做震波的事不以為然,只囑咐多喝水與多休息。

阿母的疼痛是斷斷續續,身為人子只能安慰母親信任醫師,但也有親戚開始提供其他意見,比如說住院與偏方。這時候反倒不採納那些意見,因為當初只怕有併發症,若是單純的石頭卡在輸尿管,還是按照醫生囑咐喝水與排尿為主。

隔日,就到台大泌尿科門診,是一位非常老的醫師,他的經驗應當非常豐富,在斷症方面也很清楚,把心中的疑慮向他問清楚,比如說會不會引起水腎或做震波的事。醫師說明機慮不大,會用藥物控制,並且再次囑咐與說明不要輕易的做碎石的狀況。

經過醫師說明與服用藥物,阿母的狀況也平靜不少。

回到家中讓他按時吃藥與多喝水(一天快2000cc),讓阿母在家休養就出門工作。隔天晚上阿母就告訴我,石頭排出來了,並且把他撿起來讓我看。那是一顆約 3mm 的深色結晶物,刺刺的表面還帶有血絲,那麼小的東西竟然會讓人痛苦萬分真是不可思議。

笑著對阿母說,這就是你的舍利子。

母子兩人不禁的笑了出來。

經過幾天的時間就化解危機,真是要感謝 萬芳醫院急診部的 邱毓惠醫師、台大泌尿科的 勞漢信醫師以及這次事件相關的醫師與 ER 的醫護人員。

後記:

1.這篇只是個人記錄,千萬別把他當作是醫療見證。

2.若家中有年長的人發生意外狀況,請別心急。你的鎮定並且清楚掌握狀況,對於解決問題是很有幫助的。因為在 ER 當中看到許多病床發生情緒化的事件,那些故事有空再說吧。

3.對於喝水跟尿尿這事,千萬別輕忽,要不然得到腎結石,痛起來是很要命。

4.偏方與住院這事,也是謹慎為之,有些人說啤酒或化石草,應當都不如喝水與吃醫生開的藥。

5.平時多吸收一點醫療常識,對於自助與他助都有很有用。

4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