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21

執念太深不好。

一直想寫一篇有關於初中老師的文,可是一直都寫不下手。今天終於有機會利用特殊發文方法(mail to blog) 以純文字的方式記錄雜亂的心情。

我的初中國文老師是 孫魯賓。

在遙遠的記憶當中,當年的猴囝仔野性不改,對於英數理化樣樣不行,獨獨就對國文有好感。有好感的原因很多,除了 孫魯賓 的名字很有趣之外,在孫老師的課堂中以豐富的國學知識,教化著懵懂的學生,更重要的是他帶著我們進文學的領域。

以「聯想法」告訴我們可以利用文字遨遊想像的世界,手中的筆就如同穿梭時空的寶貝,更以新詩馴化叛逆的心靈。因此讓猴囝仔可以把野性發洩在文字之中,更與 W君與 P君結為好友,每日在課業與分數的苦悶之外,還可以用青澀文字相互較勁。直到現在想起來,依舊覺得因為 孫魯賓 老師的原故,在那段不快樂的歲月當中可以拿出來一再回味的記憶。

不過初中三年,到最後還是要面對聯考,當時還有所謂的直升,W君直升至高中部 (忘了 P君有沒有),而猴囝仔考到了所謂的三流學校。(就是那種聯考時代產物,在一中二中之外的那些學校,又要逼學生升學的那種低分錄取的學校。不過現在聽說已經變成名校,因為大學甄試錄取的人數變多了…)

猴囝仔變成樹梢上呲牙裂嘴的潑猴,但是心中的猴囝仔渴望著文字的養份滋潤的心沒變,瘋狂的吸收課本以外的書本,潑猴與成績好的W君、P君漸行漸遠,竟他們是自己與師長心目中的好學生,潑猴還是只能在樹上撒野而已。

時間過去了,以為不會再與W君與 P君產生關聯,不料某日接到W君的電話:「孫老師過世了」

告別式當天,猴囝仔沒有出現,相信W君與 P君一定非常的不諒解這種無情的行為。

日子過去了,那猴子身上的傷疤變多了,眼神中已無野性。偶然間透過文字與W君再度連繫,發現W君已為博士之姿儕身公營機構,P君活躍於某詩社更主持電台節目,兩人皆是社會棟樑。

當武俠故事中的徒弟拜別師門,一路下山是如何的回望呢?

過了,似乎就沒辦法回頭。

但是猴囝仔放入林中,還是記得那段日子的。

8 意見:

  1.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2. 噹噹!挑錯字時間到了!
    更重要的是他帶著我們進如文學的領域。
    必竟他們是自己與師長心目中的好學生

    好吧,我不懂得如何安慰人,請別太難過了...

    回覆刪除
  3. 我相信孫老師會了解小猴的年少輕狂 ^ ^

    一個人的快樂不在官坐多高吧...
    能否享受人生、珍惜美好應該是更有意義 ;)))

    回覆刪除
  4. to alice
    ok ...
    上去沒看到你
    只有留言

    to 撒旦
    ok
    謝謝
    XDDD
    沒事的
    只是做很想做的事

    to sunobeach
    謝謝
    這句話會讓我哭的
    XDDDD

    回覆刪除
  5. 很感動呢~~

    我也想到國高中的幾位老師,都是特殊的互動而留下深刻的記憶。

    前幾年回母校去找那位老師時,才知道已經退休,不過現在倒是在民間
    非營利組織活躍,看到老師退而不休,反而更有活力做自己想做的事,
    又覺得被好好上了一課呢!!

    所以啊~好的老師是不會讓我們住套房的,不會用一般的框框來套住,
    而是讓自己發現該往哪裡走。能有這樣的老師,是福氣喔!

    回覆刪除
  6. 從這篇幾乎不偏執 0 度角的字裡行間,
    感受國文孫老師對偏執 18 度角的影響力.

    每個人在自己的領域發揮所長這就是成功,
    就像孫老師ㄧ樣,
    平凡中的一個不平凡國中國文老師.

    回覆刪除
  7. 媽的..我居然想不起在任何時期對自己影響很大的老師名字..

    啊~~我是沒良心的弟子啊~~~

    回覆刪除
  8. to 土人123
    是呀
    非常讚同
    如果能看到自己老師都能健康快樂
    也會替他高興呀

    to 摠統大倫

    怎說呢
    從這就知道我是多麼偏執的人呀
    講白一點就是ㄍ一ㄥ...

    謝謝你的安慰呀

    to 阿飛
    謝謝呀
    能引起您的留言
    實在是高興

    相信你的老師知道你的格子
    一定會覺得
    是他教的好呢!
    XD

    回覆刪除